<dl id='y8fbr'></dl>

    <fieldset id='y8fbr'></fieldset>

    <ins id='y8fbr'></ins>
      <span id='y8fbr'></span>

      <code id='y8fbr'><strong id='y8fbr'></strong></code>

    1. <i id='y8fbr'><div id='y8fbr'><ins id='y8fbr'></ins></div></i>

    2. <i id='y8fbr'></i>

        1. <tr id='y8fbr'><strong id='y8fbr'></strong><small id='y8fbr'></small><button id='y8fbr'></button><li id='y8fbr'><noscript id='y8fbr'><big id='y8fbr'></big><dt id='y8fbr'></dt></noscript></li></tr><ol id='y8fbr'><table id='y8fbr'><blockquote id='y8fbr'><tbody id='y8fbr'></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y8fbr'></u><kbd id='y8fbr'><kbd id='y8fbr'></kbd></kbd>
        2. <acronym id='y8fbr'><em id='y8fbr'></em><td id='y8fbr'><div id='y8fbr'></div></td></acronym><address id='y8fbr'><big id='y8fbr'><big id='y8fbr'></big><legend id='y8fbr'></legend></big></address>

          最走心的影評丨不性感的美女特工,不浪漫的中東《色,戒》

          • 时间:
          • 浏览:13

          一直到事後在豆瓣搜索“女特工”,我才意識到女特工早就被約定俗成定義為性感與狡猾的代名詞。在大傢心中女特工要不然是手眼通天的《原子殺姬》,要不然是色誘治敵的《紅雀》,文能提筆安天下,武能上馬定乾坤,哪怕是滅霸打到地球面對的凡人中都少不瞭女特工黑寡婦的影子。

          當然你肯定也知道,現實世界裡女特工才不會像查理斯·塞隆或是斯嘉麗·約翰遜那般性感,低調普通的外表才是真正隱入人海刺取真相的法寶——比如說女特工瑞秋·柯林。

          瑞秋被摩薩德特工托馬斯吸納更像是命中註定:她出生於倫敦,被收養的身世決定瞭她無牽無掛;即已亡故的基督徒母親的以色列志願者生涯令她擁有參與以色列政治的野心。她漂泊不定的前半生讓她把握瞭得天獨厚的語言天賦和溝通技巧,頂著一頭淡棕色頭發的安靜外表也讓她擁有瞭與生俱來的生活透明感。

          在一連串小且不連貫的任務之後,瑞秋的日常生活終於已經在德黑蘭落地生根,她的英語老師掩護身份和精神狀態同樣被摩薩德所認可。摩薩德指派給瑞秋瞭他們蓄謀已久的“正常營業”行動:她要接近當地一傢名叫拉紮維電子的數碼公司。伊朗習慣委派第三方公司購買不法技術的傳統讓摩薩德找到機會向伊朗出售帶有缺陷和跟蹤裝置的二手核技術,拉紮維電子顯然就是這樣關鍵的一環。

          同拉紮維電子老板法哈德的相遇對於瑞秋來說是精心佈置裡的意料之外。當法哈德手領瑞秋進入伊朗的地下世界,一個並不傳統且充斥著酒精毒品和政治玩笑的非法世界時,所有都不能確信同他陷入熱戀的瑞秋到底是真愛還是為瞭任務的不擇手段。

          當任務有條不紊進行中,瑞秋的意外懷孕改變瞭這一切,為瞭新生兒急於退出行動的她因為同行逃難者的侵犯和車禍不得已重新回到德黑蘭,重新回到欺騙遊戲的戰場。心力交瘁的摩薩德決定提前收網,不顧瑞秋的阻攔授予她“Her father dying”的伊朗撤退代碼,用瑞秋來要挾法哈德的情報利益互換,同時瑞秋也如願撤退消失在人海。

          多年後當托馬斯已經脫離伊朗情報戰場,他突然接到一通電話:“My father died, again”,瑞秋的真正面目才終於揭開……

          在去年柏林電影節首映《女特工》,改編自華盛頓郵報2016年度最佳懸疑小說《英文教師》。小說原著作者伊夫塔·萊赫·阿堤爾為以色列特情局負責人,憑借其前特工身份,他的小說一度盛傳因為太過真實而被拒絕出版,包括這部他認為完全可以用來還原現代真實特工工作現狀和復雜心境,對準與CIA、KGB和MI6齊名,世界四大情報組織之一摩薩德“美女刺客”的政治驚悚小說《英文教師》。

          專業的視角也自然為電影贏來瞭得天獨厚的寫實基調。我們以第三人稱敘述者的口吻隨瑞秋進入兵荒馬亂的伊朗政局,在過去與現代來回跳躍的時間線讓每一個普通而模糊的角色們都合理的陷入政治焦慮,雙面間諜的走向懸念扣在瞭兩個小時裡每一分鐘的故事上。雖然整體緩慢的節奏和事無巨細的細節讓《女特工》觀看看起來確實有點乏善可陳,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如此模棱兩可對伊朗和以色列兩方政治曖昧陳述讓它在今天看來仍然稀缺得如此寶貴。

          憑借2013年處女作《伯利恒》在當年威尼斯電影節名聲大噪的導演尤瓦爾·阿德勒為瞭確保電影還原伊朗政局的原汁原味,不惜真的把攝制組派到伊朗實地拍攝。由於電影本身的以色列背景,在國際關系緊張的伊朗拍攝隻能依靠遠在紐約的導演通過監視器指導進行。伊朗當地工作人員甚至拿不準到底拍的是什麼電影,和當年的《樹大招風》一樣成為政治的尷尬映照。

          戛納影後黛安·克魯格為我們演繹的是一個有血有肉,卻又很難見過不文一名的女特工瑞秋形象。與“性感”“驚艷”扯不上邊的瑞秋也會犯錯,也很憤怒,也會恐懼,每一次作為普通人一面的天人交戰都讓她與我們的生活百態貼近一點。同志亦凡人,女特工亦凡人,從瑞秋第一次面對特工搏命的驚慌失措,再到最後為瞭保密對無辜保安痛下殺手,電影中有限的幾次殺人場景都背負著作為特工一生抉擇的關鍵時刻。與其說瑞秋的成長來自於一次次驚險的危機,不如說是來自於同志的欺騙,被視作隨時可以被犧牲的棋子,隻有獵物才是獵人的拯救者的生活才是下定決心的雙面間諜未來。

          拿《女特工》和《色,戒》類比有點大不敬,唯一的共同點隻有都是懷揣大義的女特工被愛所感化。瑞秋不比王佳芝,沒有非黑即白的政治壓力,於是她身上化身為母性的愛情羈絆即顯得小傢子也更賦予她凡人的最終歸宿。一生的孑然一身被親情所感化,被來自於身後的欺騙所刺痛,終於願意為愛犧牲,飛蛾撲火的為一個建立在謊言之上的感情買單。所謂《女特工》的雙面間諜歸宿不過像是那些曇花一現的燦爛,是爆炸的煙火。

          隻要戰爭一天不結束,特工的政治角色就不會消失。《女特工》重點在於“女”,更在於凡人,凡人會愛會恨,會哭會鬧,會因為不能提及的生理期格外憤怒,會因為被強制剪掉長發而痛哭流涕。希望大傢都能對彼此好一點。